黄河旋风(600172.CN)

被敲打后两月成交额猛超过去两年 豫金刚石戴帽后还跳得起来吗

时间:20-11-04 07:15    来源:金融界

在被深交所连续4次问询之后,主营人造金刚石的郑州华晶金刚石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豫金刚石”,300064.SZ)11月3日公告停牌,并将于4日复牌后戴帽,更名为“ST金刚”。

作为多次拒不回复监管函的上市公司,豫金刚石创造了多项纪录,也最终成为创业板新规实施以来第二批因为其他风险警示而被戴帽的公司。

与普通上市公司收到监管函后股价下挫不同的是,豫金刚石于9月1日收到半年报问询函后反而“逆势受热捧”,股价一路上扬,市值连创新高,最近两个月的区间成交额更是超过过去两年之和。

与之不相称的是,豫金刚石近年业绩出现巨额亏损,目前还存在多起诉讼、资金被大股东占用、违规对外担保等问题。

被实施戴帽ST后,豫金刚石股价又将出现什么样的走向呢?

两月成交额超过去两年

9月初,豫金刚石收到半年报问询函,深交所就其“55单诉讼/仲裁案件及45.90亿元涉案金额”、“超硬材料毛利率大幅下降”等问题提出质疑。豫金刚石股价当日启动上涨,日换手率高达12.38%。

此后的9月14日至10月27日,豫金刚石又三次被“关注”。

其中,9月14日,深交所询问其对于前几次迟迟“未能按时回复我部函询的原因”;10月20日,深交所对其“股票价格累计涨幅达98.6%”、“主营业务等基本面是否发生重大变化”等提出疑问;10月27日,深交所对拒不回复的豫金刚石直接下发最后通牒,“若你公司在11月27日前仍未回复本所问询……对你公司股票实施其他风险警示及相关停复牌处理”。

而此阶段,豫金刚石股价出现火箭式蹿升,从8月31日收盘时的3.06元/股(前复权,下同),上涨至10月20日的8.52元/股,期间涨幅达178%。

在连续利空氛围包裹下,豫金刚石股价终于出现大幅下跌。截至11月2日,其收盘价价为5.73元/股,较10月20日收盘价已跌去33%。

值得注意的是,在豫金刚石连续遭遇4次问询的两个月里,其换手率始终居高不下,最高峰时期日换手率一度超过35%,成交更是放出近年来的天量。

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自9月1日至11月2日,豫金刚石的区间成交金额达到267.11亿元,而其2018年8月31日至2020年8月31日的区间成交额也不过才248.89亿元。

也就是说,在这被问询的短短两个月里,豫金刚石的区间成交额超过过去两年的成交总和。

公司运营“百病缠身”

与市值创新高、股价遭疯狂炒作截然相反的是,豫金刚石公司经营目前“百病缠身”。

2019年,豫金刚石实现净利润为亏损51.97亿元,同比下降5493.97%。由于巨额亏损,2019年末,豫金刚石的总资产仅剩余73.79亿元,较年初下降23.09%,归属于股东的所有者权益仅剩17.21亿元,较年初大幅下降75.20%。根据2020年10月29日发布的最新三季报,豫金刚石今年前三季度再次亏损4.81亿元,营业收入同比减少58.05%。

企查查数据显示,豫金刚石近年来的涉诉案件呈现递增之势。截至目前,仅2020年与其有关的裁判文书便达75件,更有两次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

由于违规对外担保,豫金刚石目前需要对8起诉讼案件承担连带责任。11月3日,豫金刚石承认“部分诉讼事项相关的借款、担保案件未经公司董事会、股东大会及相关决策程序审议批准……公司需承担连带担保责任的诉讼案件8单,涉及金额合计约7.77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44.76%”。

另一方面,实际控制人占用上市公司资金。2017年牛银萍出借5000万元给豫金刚石,月息3%,上市公司及实控人郭留希均出具了保函。然而此笔民间贷款未能按期还款,牛银萍将豫金刚石及其实控人告上法庭。相关材料显示,这笔借贷资金流向了实际控制人。豫金刚石称,“公司与牛银萍、张志军纠纷案件材料显示资金流向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法院已划扣公司土地补偿款合计4400.00万元”。

但这并不是最终金额,由于“部分案件处于审理状态或尚未终审判决”,实控人究竟占用了上市公司多少资金,还没有准确数字。

戴帽后市值几何

根据最新公告,11月4日复牌后,豫金刚石将更名为“ST金刚”,涨跌幅限制不变,仍为20%。紧接而来的问题是,豫金刚石目前究竟值多少钱?

豫金刚石主营业务为人造金刚石,主要产品包括超硬材料及其制品,具体产品有人造金刚石单晶、培育钻石饰品、微米钻石线、超硬磨具等。2017年至2019年,豫金刚石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15.32亿元、12.40亿元、9.55亿元。

参照与其主营业务高度相似的黄河旋风(600172)或许会有答案。黄河旋风主营业务为超硬材料,具体包括金刚石、金属粉末、超硬复合材料、超硬刀具、金刚石线锯等。2019年,黄河旋风与超硬材料直接相关的产品实现营业收入16.23亿元,占其营业总收入的比例超过50%。

2017年至2019年,黄河旋风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29.58亿元、31.66亿元、29.14亿元,净利润分别为5142.64万元、-2.39亿元、3906万元。最近的三季报显示,黄河旋风今年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19.10亿元、-1.15亿元。

对比可发现,虽然黄河旋风近年也发生了亏损,但亏损金额远小于豫金刚石。近三年来,无论营业收入规模,还是净利润,黄河旋风均远胜豫金刚石。

然而,截至11月3日收盘,豫金刚石的市值为69.33亿元,而黄河旋风市值为52.99亿元。在前者近三年营业收入、净利润均劣于后者的情况下,市值却远高于后者。

在豫金刚石经营问题频发、大幅亏损并戴帽之后,其“逆势上行”的走势或许也将逆转。